在國防醫學院的第一個冬天,我遇上母校有史以來最好的學指部指揮官,范家樹上校。我在眷村長大,一聽他講話就知道他是山東人。那腔調不由得讓我想起家父民國36-39年的滄桑經歷,昆明---???---瀋陽,天津,青島,海南島,台灣。范上校是打過仗的老兵,他的一舉一動看得出真的很會帶兵,而且能把國防醫學院的學生帶成他的子弟兵。他只做了我們新生半年的指揮官,但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他的名字。

民國 71 年八月五日星期四,我到國防醫學院報到,週六上午范指揮官在老國防的文華館「訓話」,講「訓話」有點太「陸官」,也許很多同學早已忘記范指揮官講些甚麼。以一位官校畢業的軍官,講起話來卻能把自己完全融入國防醫學院,有慷慨激昂,有理性說教,如果那是打仗前的精神鼓舞,我看所有的新生都會跟著他衝鋒陷陣。然後,各位學弟妹們絕對猜不到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放假,真的是放假---週六下午到週日晚上。

試想:在那個年代,有哪位指揮官敢放剛報到的新生回家?不怕我們跑掉嗎?即使是現在,國防醫學院的大隊長也不敢做這種事。范指揮官真有種!

大約是隔年三月,慶生會上好特別,我們新生坐在前面,很容易就看到「榮退」二字。我當時對「榮退」二字沒甚麼感覺,直到范指揮官講完話時,餐廳裡一片寂靜。然後,幾位學長跳上去擁抱指揮官,場面熱烈、激動、感人,那真像是一位慈祥的父親擁抱著眾多的兒子。

軍人升到中校都有一道很難突破的上校關卡突破之後帽簷上就會出現金黃色花紋。來國防醫學院的指揮官多半曾經歷那個中校到頂的低潮,然後長官給他一個帽簷鏽花的機會,讓他到國防醫學院來終結軍旅。你說,升上將軍有用嗎?現在不打仗,將軍只不過是被長官摸頭的賞賜,你真能看出他有甚麼本領?多半不能!但我從范指揮官身上看到他不為人知的真本事,M76-M82 期的國防校友一定都記得范守義上校,在國防醫學院的指揮官任內,他為他的軍旅生涯畫下最完美的句點。那個榮退餐會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最難忘的是:他真的像是那個時期國防人的父親!

接任的指揮官像個孤獨老人,不知他何時榮退,好像沒在學生餐廳有榮退餐會耶!

五年級以後天高皇帝遠,沒人再理會指揮官是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eemc 的頭像
wleemc

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