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 71 年考軍校聯招時,招生簡章上寫著「終身役」,我父親告訴我:「不可能」。是的!家父是老薑,一眼看穿「不可能」。

我們期班,軍費生、代訓生、僑生,加起來超過 200人,是國防有史以來最大的期班。「終身役」一直是國防學生心中的陰影,每個學期結束都有人因「終身役」走掉。我不曉得我們一年級結束後有多少人走掉,但其後確有不少鑽法律漏洞的寄生者。當時的軍校生相當於軍職的中士,那時的兵役有「兩年籤」與「三年籤」,只要在軍校撐過「三年」就可免服兵役。因此,不少人到第三年結束時蓄意2-1退學,保留學籍插班大學,順利插上國立大學的人不知凡幾。如此一來,大學畢業即可免服兵役,那還真是撈到了,因為國防醫學院根本不像軍校,比起當兵時的苦日子,簡直可以用天堂與地獄來區隔。

記得三年級時,在我對面寢室有一位寄生者,他是上一期當下來的「學長同學」,本以為在我們期班待到二下就可以退學出去插班大學,然後,他去問了管兵役的相關人員得知:免役的案例都是軍校「三年級結束」退學。他怕出去無法免役,於是又多寄生一年到三下。在他寢室裡天天都在談論出去有多好多好之類的事,影響多少人我不清楚,因為每學期結束都有學長被當下來,也有同學被當下去或是2-1退學。

我到榮總時,遇到一位曾經是學長的退學者。他退學後插班大學,目前在榮總做技術人員,常跟我聊天。對於當年的事,在他心中只有一個字:「悔」。

我在「四條槓」一文中這樣寫著「每學期結束,看著學長走了,看著同學走了,看著學弟走了,其實許多國防學生的心中都曾有過要走的念頭,只是待越久越發害怕失去現有待遇,儘管要用一生的自由來換取那些未知的保障。讓我記憶深刻的是,有個和我談得來的 M83 期附中學弟,有一天突然跑來告訴我:他準備要二一退學。當時我在婦產科實習,就在老三總急診室的婦科檢查室內,我們談了好久,彼此都很感傷。經歷過三總的實習後,我能怎樣勸他留下來?那位學弟後來考上陽明醫學系,在老國防虛耗快五年!」

我很後悔沒把他攔住,當年能與我在老國防談理想抱負的人只有他,現在回想起來,用一萬個「悔」字也無法挽回那位學弟失去的東西。離開老國防後,他像許多家境清寒的學生一樣要去兼家教來維持自己的生活開銷 (陽明公費的錢少得可憐),現在落腳在台北縣一家不怎麼樣的署立醫院。我必須說,以他的天資,當年若是留下來,現在早就是教授級的主治醫師了。回過頭來就會想起,我與他在老國防八卦園談論的偉大夢想,還有我們幾個附中校友一起開的德語研習社。唉,我真悔恨沒攔住他!時至今日我相信,在他內心深處也只有一個「悔」字 。

上面寫的都是真人真事,如果對版主所言有懷疑,留個 e-mail,版主告訴你怎樣去查證。

昨天某位新生學弟的家長留言如下:
讀完「你想進城嗎」,讓我感觸良多。
我弟弟 (建中生) 成大醫畢業。念醫之前、畢業之後一直雄心壯志,本有機會留成大,但因住家在台北市,在媽媽要求下只好回台北工作。先後在長庚、市醫、振興、市醫,並在臺大完成次專訓練,以他的程度及能力最後只能掌理一間洗腎室殊為可惜。只因求學時家裡當時經濟狀況不佳,能撐到成大畢業已實屬不易,畢業後能快有收入最重要,因此家裡無法栽培他,他若讀國防際遇或許不同了。現在兒子David能上國防我很高興(不是經濟因素),因為他和他叔叔一樣有志學醫,國防環境好是個習醫的好地方。

現役的學弟們,如果你有不滿,學長是過來人,一清二楚,但如果離開軍職,你的不滿只會更多。當你畢業後對著服役年限發牢騷時,先問問自己學生時花了多少時間在書本上。不要再埋怨了!

在學的學弟們,如果你有理想與抱負,不要紙上談兵,學生時沒打好基礎,畢業後很難再補得回來。每到國醫中心一次,我都感嘆自己生錯年代,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讀書環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eemc 的頭像
wleemc

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