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畢業當年,因為留在母校生化學科,不用像我的同學一樣下部隊。在三總熬了兩年Intern,真的很高興能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是那種朝九晚五的人,埋首研究每天總要搞到凌晨才回宿舍休息。為了要出國,還得準備托福及GRE,這樣忙了一整年,自己覺得非常充實。

 

不久,有同事來告訴我,新上任的X主任把某些人的考績私下動了手腳(起因於新舊主任之間的齟齬),你最好去查一下。軍中的個人考績是機密,沒有高階長官允許是不能查閱的。我自己想主任曾是我們學生時期「甲忠班」的導師,在學校我也常給他敬禮,一廂情願以為他認得我,應該不會對我下毒手吧。我跟我的同學生解科徐佳福討論好久,他說他的主任已經報他明年出國,而我呢?心裏琢磨著,還是想辦法去查一查好了。

 

我翻了軍人出國進修的條例,其中也有教育部的公費留考,於是假藉申請公費留考之名,寫了簽呈請主任批示。

 

他見了那簽呈,臉色鐵青對我說:你想 bypass me?---------

 

我暗想,甚麼叫做 bypass,------It's my right。虧他還是做學術研究的教授,我又不是他養的小白鼠!

 

的確,It's my right,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否決。但此時我知道事情不妙!

 

兩天後,人事室Y先生要我去一趟。他告訴我,我的考績不符合出國規定!我請教他出國的考績細節才知:我必須再累積三年考績,排序在同階軍官前 2/3。換句話說,我還要等至少四年。都甚麼時代了,四年可以讓一個懵懂無知的高中生蛻變為世故成熟的社會新鮮人。在醫院中還可能讓住院醫師變成主治醫師。
 

聽了Y先生的陳述,我像被雷劈到,整個人快昏了過去。我有這麼差嗎?第一年考績連前2/3都沒有?又不是要前 1/3!怎麼學生時期看起來道貌岸然的教授,做起官來竟是這副嘴臉,噁心至極,居然對我下如此重的毒手。好黑好黑好黑!直到現在,我仍然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還曾是我的班導,是甚麼耶和華的信徒,手一離開聖經立刻現出撒旦的原形。剎那間,我從噩夢中驚醒,好幾個晚上無法安眠。

 

沉澱了好一陣子,我知道事實都已造成,總不能拿著考績去跟主任翻臉(的確有人這麼做),那樣失了我的格調也挽回不了甚麼。我想為自己找一條出路,不能憋在這個死胡同,一定要想辦法退伍。

 

我在同學的介紹下,晚上及假日到外面的診所兼差賺錢,用來支付我的研究經費及籌備出國的學費,並耐心地計劃我的未來。到了畢業後的第六年,我已累積七篇醫學論文,根本不需要你軍方送我出國。此時,我覺得可以做一些事了!我不是想要報復,只是要討回一個屬於我和眾多軍人的公道。

 

我在自由時報及立法院的國是論壇發表文章痛陳軍醫剝削軍人之就醫權力,洋洋灑灑,非常可觀,單是自由時報就挪出半頁版面刊載。許多軍人讀過才恍然大悟,軍醫院根本沒有主治醫師想替軍人看病;國防部官員也許納悶,每年編列醫療預算,到底花在那裏?舉例而言,軍醫院的電腦斷層機器是用國防部的經費買的,軍人要做檢查可能要等3-4個禮拜,但民眾病人只要1-2天就可以排到。軍人若要開刀,十之八九是總醫師包辦,主治醫師都擠在民眾病患的手術室。軍人在軍醫院形同次等病患,太不公平了。我若繼續爆下去,監察院會派人來把軍醫院查翻。那些四星上將們豈能容忍軍醫一手遮天?他們看了文章腦筋裏清清楚楚,這也許是國防部官員痛定思痛要把軍人納入全民健保的原因之一。

 

當時的國防醫學院院長看到勢態嚴重,不自我檢討卻想把我調到外島封嘴。有此院長,難怪國醫會日趨下流!但他後來知道我已經發表七篇醫學論文,都是SCI收錄的英文期刊,對國防醫學院貢獻也不算小,並且連續三年得到國科會的研究獎助,要想隨便動我,恐怕輿情不可,最後只好讓我退伍。諷刺的是,站在一旁頭腦真正清楚的人,反而是當時國防醫學院的政戰部主任!其他軍醫學長們只想封殺我,硬說我思想偏激,企圖掩蓋自己陳積已久的陋習。只要是軍人,看了那篇自由時報的文章都會火冒三丈,軍醫學長們越掩飾只會讓自己黔驢技窮。

 

我民國84年離開國防醫學院,事實上,只服役六年!在軍方,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站穩腳步,就能理直氣壯,沒甚麼好怕的。軍醫自己做賊心虛,才讓我有機可乘,不然怎麼會在倉皇之間通知我辦理退伍。你用考績來整我,我就用實力來挑戰顛覆你的陋規及不合時宜的制度。我有一批同學服役八年退伍,可是我已拿到德州大學的獎學金,無法忍受服役八年而失去難得的機會。有一封德州大學寄來的入學資料莫名其妙被截走,還是校方打越洋電話到我家詢問我才知道。有些老學長真的很可惡,截走我的信,檢查完居然不還人!

 

民國85年出國時,我已32歲,驀然回首,一場軍旅一場夢。現在我即將步入中年,逐漸體會人是活出來的。我不後悔當年選擇軍費生,因為我知道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那考績,那慘淡的六年,徹底改變我醫學生涯的道路,是不幸,也是萬幸。民國84年有一部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描述一位銀行家遭人誣陷入獄而終能掙脫囹圄的故事。在絕望的環境中看著主角是如何懷著夢想而慢慢實現,我陷入一種淒淒然的感動。當 Tim Robbins 突破獄牆的剎那,我在漆黑的戲院中流下同理心的眼淚 I escape being institutionalized in success。失志的人一定要看,我想它會改變你的人生。

    全站熱搜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