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入伍結訓日是1030日,結訓典禮時我還站在烈日下,咬牙忍著南部酷熱無風的秋老虎,吃過午飯搭火車北上時,嫌冷氣不夠強,我將車窗打開來透氣。在我身邊唯一的書是放假在高雄閒逛時買的大陸書店出版的英漢字典。為何要買這本字典?因為是特價,想省幾十塊吃冰的錢,放假出陸官校門的第一件事是到鳳山街頭吃 "兩碗" 剉冰。我翻著字典,天色漸暗,不知不覺火車已越過新竹,窗外吹進來不再是舒適的涼風,儘管身上穿的是長袖軍服,我已感受到秋末沁骨的寒意。火車越往北開,我的心越發覺得空虛,自從七月放榜我決定要唸國防後,腦子裡盡是些不切實際的醫學幻想。自鳳山搭上火車時,心裡直覺是一種入伍後的解脫,然而才幾小時的心靈小憩,天色大變,這班火車彷彿即將載著我駛進另一個難以脫身的泥淖中。走入車廂前方的洗手間,鏡子裡依然看見草綠服上陸軍官校的金黃色領章,從陸官到國防,不久之後直到永遠,這並不是一條尋常的路。鐵軌的盡頭是繁華的台北,我將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一個理想與夢想交織的城市。從羅斯福路拐進汀洲路到達水源地,那兒就是老國防人曾經有過的家。

一上的課很單純,普生、普化、微積分,我買了三本原文書;國文、英文、中國通史、國父思想,這些課有公發的教材。我不認為唸原文書對考試有何幫助,甚且會幫倒忙,讓你考得更差,因此,修完課後常被以 "新書" 轉賣給學弟。我喜歡國防,並不是因為她有甚麼名氣,入伍之前,我替自己美化未來的母校,進來之後,我才開始真正了解她。我的母親有一句銘言:「娘不嫌兒髒,兒不嫌娘醜。」我要是那麼優秀能考上台大陽明,當年或許不會在國防投胎吧!真要感謝台灣有個不嫌棄我的國防醫學院,既然已經投胎做了人家的兒子,給我錢、給我吃、給我住、給我穿、給我教育,母親外在的醜,我心裡十分清楚。許多習慣,久了便成理所當然,當我每天讀著一頁頁的原文書時,早上起床很自然地穿上草綠色的軍服早點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知道要是我唸了台大或陽明,為了生活,恐怕沒有多少時間讓我慢條斯理地推敲書本上每一句晦澀難懂的英文。

從普生、普化、微積分,我開始漫長地追逐浩瀚如煙海的醫學,那本普化寫得很棒,算是我一年級唸得最有心得的原文書。每一個篇章結束,作者會寫出感性的科學評論。我記得熱力學那章末尾,作者講述地球能量的來源,當我在陽明山看到嫋嫋煙霧從地底冒出時,普化教科書裡的文字隱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因為地心是熱的,所以太陽離開地表時,地殼才不會急速冷卻,植物才能存活,白天行光合作用生長,牛羊才會有草吃,人類才有牛羊的肉吃。我們活在地表,嫌太陽熱,從不曾意識到,有一天陽明山不再冒出嫋嫋煙霧時,這個世界的生命會怎樣變化?我們加油時,只管汽油進入油箱,從不曾想過古生物因地殼變動埋藏在地表深處,因高溫高壓逐漸分解成碳元素,固體為媒,液體為石油,氣體為天然氣,所有的能量全部來自地熱與太陽。

普生與普化原文書對大一新生而言,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不管你發下多重的毒誓,頭懸樑、錐刺股,相信學長,你唸不完,就算唸完,考試也未必順心。大學之道,在從已知探索未知,已知的東西在教科書裡,考試只是一種手段,讓你有一個動力去追求已知的東西。知識無窮,人的能力有限,老師必須將考試的內容設在一定的範圍內,否則必須做 Open-book exam。考完試,不代表你懂或不懂,知識仍在教科書裡,老師講到的部分也許很重要,沒有講到的東西更重要,因為那些定論不清的問題才是未來醫學研究的焦點。

我沉溺在原文書裡兩三年後,才慢慢調整自己的閱讀方法,在考試上吃了不少虧,但對我的未來似乎沒有甚麼影響,死抱原文書讓我在畢業後游刃有餘地撰寫英文並發表文章。原文書讀第一遍時,不要貪心想全盤理解,越貪心你的挫折會越大。三上修 "神經解剖、組織學、胚胎學",課好重又難懂,我陷入貪心的泥淖,期中考完好傷心。那年寒假,我重新閱讀每個章節,發覺不為考試讀書真快樂。你現在若問我:「國防好不好?」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躲在宿舍寢室的某個角落,好奇地讀過原文書裡的一字一句,該吃飯的時候有飯吃,該睡覺的時候有床睡,不要考慮畢業後會怎樣,那你就來吧!軍費生、自費生、代訓生都一樣,未來的路絕非你現在能想像,即便是台大與陽明的畢業生,將來能順利留在台大或榮總的人不到 5%,其他醫師都要經過漫長的掙扎,然後找到一個不滿意但可以勉強接受的位置。

大約到四上修病理時,我練出一套讀原文書的方法,每一個段落看完後,將陌生的重點做順手的塗鴉,不必寫得很整齊,只要自己看得懂就好。「塗鴉」就是一種心得,值得你反覆閱讀思索,課重時,你可能只有時間「塗鴉」一次,考前沒辦法讀第二遍原文書。考完後,當你有時間讀第二遍時,也許就可整理出一個有條理的頭緒。原文書寫得很冗長,你不必害怕讀完會遺漏些甚麼,遺漏的部分,共筆可能會有,交互閱讀,你就能掌握大部分的內容。考試前,讀你的塗鴉 (或最後的筆記) +共筆,不難應付。我唸厚達 2000 頁的內科學教科書就是經過「塗鴉」然後整理成筆記,學生時唸 Cecil,考內專時唸 Harrison,以我的專長肝膽腸胃科而言,在教學門診時可以從基礎到臨床,滔滔不絕跟學生討論兩三個小時。

創作者介紹

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九字頭
  • 在學校時8字頭的學長們就有給我們一個觀念: 念原文書才能培養真正的實力. 誰不憧憬有實力,
    有心的同學或多或少會翻會讀會啃些原文書(覺得這樣才像是讀醫學院嘛!) 但是考試當頭, 過關
    為重,真的很少看過考前還在K原文書的(彷彿原文書是平日修身養性用的). 當然我們也知道考試
    分數與實力不完全成正比, 實力是要平日累積的, 可是要拿分數還是要看看共筆中教官強調的重
    點. 個人覺得那些 不計分數高低, 堅守原文書路線的同學真的是鐵錚錚的漢子.
    共筆可以讓學生更有效率地考試拿分數(後段同學求all pass, 前段同學求高分爭名次->名次
    影響分發或是選科), 但是製作品質參差不齊, 看到用心同學寫的共筆真是賞心悅目, 但若是重要
    章節又遇人不淑就會看到吐血, 不如自己K書看自己做的筆記。 遊走在教科書與共筆之間,有時候
    是蠻心虛的, 但時間有限,社團外務較多時,就只好以共筆為主(有時候能唸完兩遍就偷笑了),
    回頭來看, 也沒有後悔, 因為書本以外的活動也為人生增添不少美好的回憶與經驗.
    畢業後, 基本上只有在考專科時才看原文教科書, 多半是看期刊, 當R時多看review
    articles, 進入到做研究的階段就得讀最update的原著. 環境如此, 也就沒有讀不讀原文書的
    問題了, 此時不讀or讀太慢就等著out.  
  • 學弟, 每個人在那幾年都有許多唸書的困惑, 學期開始書架上會多幾本新書, 但最後都會對不起自己的荷包, 新書還是新書, 買與不買似乎沒差. 讀原文書的用處真的不是為了考試, 潛移默化的影響造成的改變是難以想像的巨大, 寫出來的英文, 對疾病的思考, 用藥的邏輯, 研究的潛力-----, 坐在診間, 開出五六種藥, 會心虛嗎?

    wleemc 於 2011/10/08 07:08 回覆

  • 悄悄話
  • 十字頭
  • 看到學長的網誌 真的感觸良多
  • elysion
  • 學長我想問 像我之前念生化還有有機化的原文書我都會做摘要
    可視上了三年級念 Gray's for student和 Robbins這種圖很多 專有名詞又超多的書時就很苦手
    感覺解剖圖很重要 可是幾十頁 幾百頁看過去還是紀不住 神解 病理 和解剖都亂七八糟的...
    是不是我應該先畫圖 還是我應該像同學們一樣 買中文版 讀完一遍 再念原文
  • 醫學專業科目不能單靠教官上課,預習很重要;我學大體解剖時,暑假開始背單字,暑假三週 + 預備週3-4週 (不知現在有沒有),我把頭頸部唸完,大體解剖正課那學期讀起來就輕鬆多了;難在大體實驗,大家都經歷過,我補考完才慢慢學會解剖學的立體感,很慘!你要在腦中建立整個神經、肌肉、血管的立體方位,而不單是看圖譜找東西;神解與病理也一樣,考完才知道怎麼考,腦中的立體空間影像很重要,沒有建立那些個別的影像,遇到跑台會發生短路,突然腦袋一片空白。先畫圖, 不失為好方法, 可以建立空間概念; 最好不看圖譜就能畫出解剖結構.

    預習很重要,沒有寒暑假的預習,整個學期會被打亂,心情會很糟。一日不讀書,面目可憎;三日不讀書,罪孽深重;一週不讀書,行屍走肉。這就是醫學生!

    wleemc 於 2012/03/22 20:47 回覆

  • elysion
  • 恩 我記得念先教官也跟我們說過類似的話-建立立體概念很重要
    我想我會先把Gray's上的圖畫過 學長最後一段話很有警惕的作用! 謝謝學長
  • 蛋蛋
  • I'm a freshman now, beig interested in anatomy. After I finised reading introducion, I found out that there're so many vocabulary about our body. Should I remember them all first or jIst keep goih on the other chapter in books?
  • It was in summer thirty two years ago. I wiped off sweat a whole day wading through the first two pages of anatomy textbook in which I also got lost in frustrating medical terms. I found that I had difficulty moving forward without learning by heart as many terms as I encountered in every single sentence. It was not until I spent a week painfully memorizing a very long list of bizarre words that I felt better in reading anatomy textbook with faith.

    wleemc 於 2015/04/06 08:20 回覆

  • 徐子軒
  • 感性的文筆,令人受用的心得, 謝謝Wlee前輩。
  • 訪客
  • 親愛的國防醫wleemc學長
    看到您發表在痞客邦看原文書的心得給我非常大的啟發
    因為之前看原文書都是看小本的(Review類)
    最近想要開始看外科Sabiston,
    看到學長文章內說不要貪多
    想要<span style="font-size: 13px; letter-spacing: 0.05em;">請問學長看書的速度及進度大概要如何抓非常感謝!</span>
    <span style="font-size: 13px; letter-spacing: 0.05em;">(我自己因為複習很重要會抓1/3的時間做複習,看到原文書這麼大本真的想要趕快看完,可是原文書的頁數實在很多,不知道該看的快一點,還是抓重點章節細細研究,還想多跟學長學習!)</span>
  • 你的問題很難回答, 版主是從大一開始就把原文書當英文讀本在唸的人, 你從外科學開始讀, 需要很強的耐力, 一般醫師不太可能做到.
    我在美國PhD論文口試的委員之一是英國人, 口試完, 我把修正的稿件拿給他, 五位委員只有他認真看我寫些甚麼, 我去他辦公室取回論文時, 他對我說了一句話: This is the best written dissertation I ever read. 我花了18年換到這句話.

    wleemc 於 2017/03/30 13:18 回覆

  • 訪客
  • 謝謝版主~您的無私分享對我們這些後輩真是有好大的鼓勵作用~~向您看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