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國防畢業不久,我的同學在某新訓中心發生一件醫療糾紛。一位新兵中暑被送至醫務所,幾天後因腎衰竭死亡。如果那新兵被送到醫務所後意識恢復正常而且能正常活動,數天後發生腎衰竭而死亡,這就是醫師當注意而未注意的疏忽。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民國七十六年六月一日是我在汀洲路三總實習的第一天,地點在十字大樓一般外科軍人病房。前一天跟我交班的是一位M81期的學長,描述有一個病患從80X醫院轉過來,是空降部隊的傘兵。他因降落時傘沒開,整個人摔進樹林,肚子被樹幹穿破,在80X醫院開刀時將壞死的腸子割除,先暫時做了人工肛門,並在腹部右方做了引流管,用來排除手術後滲出的體液。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年早春之際,我已是I2 (Intern 第二年),再過幾個月就要畢業了。剛交完班,我從同學手中接過一疊軍眷病患的入院證,他告訴我:有空床就打電話通知病人住院,其他,你就看著辦吧!I2不是甚麼大醫生,連個醫師執照都沒有,但在這時候,自己突然變得很有權威,可以決定誰先入院,誰後入院。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當你閱讀這個網誌時,請不要以單篇文章的內容來評斷我的母校國防醫學院。我寫這些文章是對母校愛之深,因而對那些肩膀上掛著星星的學長們責之切。他們怎麼去解讀這些文字,我就不管了!如果你對國防醫學院有任何問題,請留言給我,我會給你最真切的回覆。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3) 人氣()

我退伍前到南部去拜訪一位剛從新店監獄出來的同學,他不是國中、高中同學,而是在老國防跟我同窗七年的同學。我很清楚他犯的是無心之罪,為的只是不爽某位學長的行為。原本只是一場惡作劇,最後搞得罪證確鑿。其實那學長只要在判決時告訴審判長:這件事只是同事間的誤會,我那可憐的同學就可能當庭釋放。很遺憾,那學長終究要置我同學於死地。國防學長、學弟之間究竟有甚麼深仇大恨,學長恨不得要學弟被關進軍人監獄才甘心?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入伍時,我的官四班長對我很好。陸官出來的人都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韌性,當然我不是那種鐵,也煉不成官校的鋼。有一回記得是在打靶時班長跟我說:看看你們那個802的學長,人家骨頭都長了癌症,還在說人家裝病。故事是一個陸官學生因腿痛到802看病,也許是照了X光沒看到甚麼,便想打發那學生回學校,但那學生真的很不舒服想住院,那位802的學長便揶揄那學生:怎麼想裝病出來打混嗎?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感謝母校讓我在衣食無虞下唸完醫學院,並取得一輩子賴以為生的醫師執照。我想我服役六年,該還的都還完了,七篇論文都是以國防醫學院的名義發表,我總共花了兩百萬元支付實驗費用,全都是我辛苦賺來的!離開母校已經十五年了,在我收藏的照片中,老國防的一草一木每每勾起我學生時代的夢想。八卦園,文華館,圖書館,學指部-------那難以抹去的十三年記憶。故事就從民國7185日開始,我和其他即將踏入軍旅的同學一樣,拎著包包,提著一個枕頭,在家人的陪同下走進汀洲路的老國防。我做夢都沒想到,二十八年後我會坐在台北榮總致德樓816室的電腦前寫著這篇回憶---有一種痛必須透過傾訴才能舒解。我不是一個偏激的人,我想追求的是科學研究的真理,昔日軍醫院和稀泥的骯髒事我實在看不下去。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畢業當年,因為留在母校生化學科,不用像我的同學一樣下部隊。在三總熬了兩年Intern,真的很高興能開始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是那種朝九晚五的人,埋首研究每天總要搞到凌晨才回宿舍休息。為了要出國,還得準備托福及GRE,這樣忙了一整年,自己覺得非常充實。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