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學生時學指部的隊職官只有連長與輔導長。但一、二年級時,我們連上多了一位副連長。我不曾跟他有過任何交談,直到現在我都不曉得他當時在連上做了些甚麼事。他沉默寡言,看起來有點頹廢,軍旅生涯十分慘澹。忘了說,他是早期國防醫學院的衛勤專科班畢業,曾在部隊待過一陣子。關於他,就醬子,別的沒了。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台北榮總腸胃科當了四年總醫師北榮腸胃科總醫師很多,R4 - R7加起來經常有十多位,每月值3 - 4班並不累。要不是家有小孩,我倒蠻喜歡值這樣的班,因為經常能得到新的經驗。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下面的新聞在網路廣為流傳,有時見到一些慫動的內容,諸如「軍醫喜歡切小兵蛋蛋」等。我雖不是做泌尿外科,但從下面新聞的描述可略知一二:
1. 軍醫絕不會隨便切病患的睪丸。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問我對國防醫學院每週一的週會有些甚麼印象,我能想到的東西不多,記得比較清楚的是潘樹人院長慷慨激昂的軍醫願景。說句實話,潘院長對軍醫的貢獻主要還是在硬體的建設,老國防在他任內拆建三棟大樓,至於內湖的國醫中心是他過世之後才動土興建的。我覺得遺憾的是,潘院長對於軍醫的腐敗並沒有訂出改革的方針,也許是因為他身在其中,破立的選擇實在太困難了,必須等待全民健保的外力,才能促使軍醫認知改革的必要。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下面的「校風」,
不由得嚥了一下口水,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下面的短文我很早就看過了,不知那位醫官是不是國防畢業的。以我個人的經驗,給學弟們一些建議,怎樣讓自己做得更專業、更受尊重。做法很簡單,但不是每個醫官都做得到。以最常見的感冒為例:
1.
請阿兵哥或軍官坐下來。不要忘記說「請坐」,你很有禮貌請他坐下來,他對軍醫的信賴會從半信半疑的五、六成,提升至七、八成。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讀過我的置頂文章「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給國防醫學院學弟妹」,你會不會認為我太衝動?耽擱了幾年又怎樣,人生不就是一場戲嗎?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下面的新聞是有關今年學測計分的變動,對我而言已是毫無關聯的新聞。不過,每次看到重要考試的新聞,我都會想著自己的大考小考,一直考到四十三歲。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ndmcm80.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14.html

上面是M80期的部落格,裡面有林興樹連長提供的老國防照片,點進後請往下拉,有一個銀幕。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面那篇文章寫兩個小孩的故事,其中之一是目前在國醫就讀的學弟。我發現很多人在部落格中收藏那篇文章,讀過之後彷彿看見進入國防醫學院前的自己。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朱德明學長,M77期,專長小兒科。民國76-78年我在三總實習,朱學長還只是小兒科總醫師。不知為甚麼,他與我們這組 Intern 混得好熟,每次 Morning meeting 時都吵吵鬧鬧,似乎只有我們這組小兒科的 Intern 是這個樣子。畢業那年的七月,我們回到老國防準備國考,他常到學生宿舍找我們聊天,我還清楚記得他修長的身影及十分特別的語調。畢業以後,我雖然留在國防,但好像沒再跟他碰過面,一晃就是二十二年。因為有他,在小兒科實習的兩個月,我們過得很快樂,no pressure,no tension。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羅光瑞院長,M48期,民國三十七年進入國防醫學院,曾任職三總,後來轉任台北榮總。民國774月至833月擔任台北榮總院長。如果我要稱讚三軍總醫院,民國四、五十年代,三總的名氣正是像羅學長這樣的醫師建立起來的。難以想像,當我民國七十年代末期進入三總實習時,傳說中的三總完全變了樣。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GY 確定於今年上路,下面有一些詳細的描述,我雖不贊成這樣的 PGY,但木已成舟,後輩們只能接受啦!搞不懂,依照衛生署官員的解釋,好像只要讓五官科、放射科及皮膚科醫師去 run PGY 就好,內、外科的訓練已經夠久了,幹嘛要去run PGY?官員們好像都沒解釋耶,反正一齊拖下水,大家都別埋怨,否則你就不要來唸醫學系!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一大早是我學生的期末研究報告時間,我和另一位老師比較早到,因而聊起學生第一堂 8:00/AM 的課。我很少去上大學部的生化課,聽那位老師講起每天第一堂課就搖頭。第一堂課結束,有時學生來不到三分之一。8:20/AM 以後,她常把教室門鎖起來,學生還曾抗議剝奪他們的受教權。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民國八十三年十月左右,那位我恨了一輩子的主任拿著「少校缺」及「出國」兩大利益來彌補他的過錯。以助教而言,我當時的研究已不是他能駕馭的脫韁之馬。我並不認為「少校缺」可以給我帶來甚麼好處,也壓根兒不想聽他解釋甚麼好處。總而言之,就是聽不進去,一點兒也聽不進去,因為我不想再被任何「缺」拴住。你想想看,我為甚麼要相信他?後來那個少校缺也沒給別人,因為給了誰都可能擺不平。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老師好
現在當然不同了 ( Intern)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面這則新聞告訴醫師,不要只相信超音波的影像就貿然動刀,我也覺得下面那位醫師有點扯。超音波的影像常會出現 normal variation 的假影,我做超音波時也曾看過肝臟外側有一個像肉瘤的影子,做完電腦斷層甚麼也沒看到。只要開錯一次刀,一輩子也洗不掉庸醫的罵名。心裡有診斷的疑問,千萬不要忘記「電腦斷層」掃描。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退伍前,遇到幾個留三總的同學,隨便聊了一下,大家的感覺是「退、退、退,留在這裏幹甚麼!」八年一到,一次退了二十多個,當初留在三總的,現在只剩下三、四個同學。待越久,越是退不了,因為健保現況及經濟景氣已不能和十多年前相提並論。剩下的同學中,有一位是做神經外科,另一位是做心臟外科,這兩個外科一離開三總就得封刀,不然就要屈就中、南部的醫學中心。北部待久了,想舉家南遷,這要下很大的決心。至於當年留校的同學更是退不了!退下去,不是到後山去入伍慈濟,就是得去中、南部私立醫學院。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下面的新聞在網路許多地方流傳,看到「國防醫學院」有點難過,因為主動脈剝離很容易診斷。在急診室,只要無法診斷的胸痛 ()、腹痛、頭痛都必須要做電腦斷層,顯然鄭學長忽略了這點。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現在是凌晨03:30分了,現在我終於體會到為什麼有些大老很堅持要PGY了,學長您二十年前認知的三總和現在的完全不一樣了!真的!大半夜在看會診看到某科主任貼在護理站的公告,護理站對於危急病人處理流程,護士小姐可以從值班R,Senior R,值班Fellow,總醫師,值班主治醫師,科主任,部主任,院長。只要護士小姐認為得不到應有的回應,她call到院長都是被允許的!現在的TSGH,具有決策性的醫療團隊中,Intern已經是被完全被排除在外了。現在大半夜病人出問題沒有人先呼叫實習醫師的!和以前的三總比起來,現在的Intern是有點被overprotection的。以前當Intern時,病人有問題我們要先去看完後跟學長回報,當R時,慢慢的大家比較不CALL 實習醫師了,到現在當FELLOW了,半夜都是住院醫師直接連絡我的,好像沒有人去管INTERN 的角色在哪裡,反正雜事有做完就好!但是平時各級醫師的面對面教學可是愈來愈多的!我不知道榮總實習醫師是怎麼樣的,但是如果只有三總是這樣的,那麼以前大家引以為傲在畢業前豐富的臨床經驗,根本上已經慢慢的流失了!這是另外一個令人很擔心的危機。還沒講到為什麼現在還醒著!今天有個實習醫師替病人做了張心電圖,跟護士與住院醫師說正常的...等到有人看到那張心電圖的時候 (幸好沒有差很久),唉,是STEMI (ST elevation myocardial infarct) 呀....!現在在等家屬簽字要急做導管了!

wlee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